运输物流行业网

哎呀,回家的房子都是草 柴没地方住了

    发布时间:2018-07-11 18:34

    专门演恐怖剧的女明星京子和其男友强志两人坐在车上,京子这次被邀请参加一个活动,当然是关于灵异的活动,而活动的地点就练马区的那栋鬼宅。两人在车子上听着新闻,然而收音机里却传出奇怪的声音,似乎被什么扰乱,强志想要调节,可是却无法恢复。坐在副驾驶座的京子顺手就关掉了收音机……车子依旧在公路上行驶……
    突然强志停下了车子,说什么东西飞了出来,便下车查看情况。京子坐到驾驶座上,探出头来,强志说似乎是牛粪。京子低头,从汽车底部看了看另一边,好像确实是……突然一双惨白的脚出现,走了过去……京子去看时,却没有发现什么。强志上车后,便开走了……强志和京子都看错了,那个黑黑的东西不是牛粪,而是猫的尸体,下面还有红色鲜血流出……
    坐在副驾驶座的京子转头看了强志,忽然惊恐地叫了起来,她发现方向盘的下面有一个惨白的小男孩!强志也被吓了一跳,车子便失去了控制……最后,撞到了一边的路上……车窗前的玻璃上出现了一个个的手印,似乎是爬了过来……京子醒来了,发现自己疼痛不已……原来刚才那一撞击,让她流出了血,而这血也不是什么平常的受伤。京子她流产了……
    这次恐怖活动的主演员朋香正在家里背诵台词,忽然传来了砰砰的声音,似乎是什么东西在敲打着墙壁……这栋墙壁的对面根本就什么东西都没有。朋香靠近了墙壁,贴住了墙壁听,又一次敲击让她本能地离开了这恐怖的墙壁。突然,桌上的杯子倒下,然而里面竟然流出的是红色的液体!红色的液体倒在那本破旧的日记本上……砰砰的声音依旧继续,就在这恐怖的声音中,朋香熬过了这一夜……
    第二天,圭介找到了朋香,给了她一本关于鬼宅的事件调查。事情越发越离奇,当天晚上回家后,朋香脱鞋子时,感觉有个人吊在房间里,抬头起来时,却什么也有;正当她想要查看时,男友典孝来了,他接到了朋香的电话,特地赶来的。两人寒暄一会儿后,进了那个房间。两人一直等到了12点半左右,然而典孝似乎有些不耐烦了。这时,砰砰的声音又一次传来,典孝也开始有些恐惧了,觉得有些诡异。朋香转头一看,旁边的时间是12点27分。
    第三天,朋香和京子见了面,两个谈了谈关于这次节目的事情。此时,典孝打来了电话,说今晚依旧到她家里去。然而电话里却传出了嘎嘎的声音……晚上,典孝按时来到了朋香家。发现家里电灯亮着,而朋香就坐在那个房间里。他正想进去时,突然电话响了,竟然是朋香打来的!电话里朋香说自己回家的途中……典孝恐惧感一下上来了,那么房间里是谁?他抬头时,房间里电灯全部熄灭了,朋香也不知到去了哪里。虽然恐惧感笼罩着他,但是他还是进了房间,房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,忽然他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,当他回头时,看见了长长的黑线,里面有一个女人惨白的脸……
    朋香回到了家里,门口发现了典孝的鞋子,高兴地跑进了房间,一开灯,发现典孝面色惨白,两眼毫无生气地看着前方。朋香被吓软了腿,坐到了地上。她顺着典孝被吊的方向看去,天花板上全部是黑色的长长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……突然,典孝的身子摇晃了起来,身子撞到了墙壁上发出砰砰的声音,弹回来时,桌子上的杯子撞倒……朋香转过头看另一边时,发现一个通体惨白的男孩不断地摇着典孝的尸体!朋香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当时会有砰砰声音,杯子也为什么会倒下。但是已经太晚了,从天花板上慢慢垂下来一张惨白的扭曲的脸,伽椰子把自己长长的头发缠住了朋香的脖子,把她吊了起来,不一会儿时间,朋香便停止了呼吸……两具尸体在空中不断地摇摆,撞击着墙壁发出砰砰的声音……此时的时间正指向12点27分……然而没有人再去看时间了……
    在那栋鬼宅中,正进行着一项活动,电视的恐怖节目。京子坐在佐伯夫妇的房间里,让惠给自己化妆,准备进行拍摄。交谈中,没想到惠竟然是自己的FANS,两人交谈地非常高兴。导演圭介走了进来,通知两人要开始拍摄了。圭介和京子走出了房间,然而惠在走出房间时,发现了地板上有一处痕迹,而且奇黑无比,似乎是血,又像一个人的眼睛……
    拍摄开始了,朋香出现在了摄像机的镜头前,一直走到了鬼宅边,特别邀请的演员京子按照剧情的发展走出来,两个人到了鬼宅内。两人到了楼梯上,正当朋香问京子对这栋宅子有什么感觉时,突然一个摄影师大叫了一声,把两人吓了一跳,毕竟现在是在做恐怖节目啊。听摄影师说他的麦克风里有听到嘎嘎声音,是从京子那里传来的。然而京子说自己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。
    拍摄后,剧组人员便在空地里休息一段时间。谈得很投机的惠和京子两人坐在一起,京子发现惠有非常多的护身符,而其中一个竟然是保护孩子的。原来惠了解这栋鬼宅的厉害,所以买了护身符,她知道京子怀了孩子,便把保护孩子的护身符送给了京子。圭介走了过来,让惠到他们那边去吃点东西。京子在一边看着好心的惠,摸着肚子里的孩子,绽放出了开心的笑容。然而此时,谁也没有发现,在厨房里正上演着一出温馨而又恐怖的一幕……时间似乎倒回了从前,在餐桌前,俊雄坐在一边,母亲伽椰子端了菜给俊雄……京子想要起来,却不小心把身边的饮料倒翻了。很明显这个动作惊动了正在吃饭的俊雄,俊雄走了过来,走到了京子的身后……而在一边的惠感觉到了什么,转过头去看时,却什么都没有,只有京子一个人。
    黄昏时分,剧组要回去了,进了那个房间,惠又一次发现了那个污迹……京子说自己也注意到了污迹,让惠别在意。可是惠从里面始终感觉到什么异常……此时要回去的惠发现自己忘记了化妆包,又一次回到鬼宅内。圭介不放心,也进去了,却在客厅发现了一张照片,还有一本破旧的日记本。圭介此时担心着惠,便没有在意到日记本上写着伽椰子……惠走出门前的那个霎那,再一次看了一眼那块污迹……圭介走到楼梯口处,发现了一封信,上面写着德永胜也收。这个时候,惠走了下来,两个人便同剧组一起回去了。
    惠回到了自己的化妆室,把假发放回了原处开始保养。而此时圭介正在检查早上拍摄的带子,但是到了后面,圭介慢慢地睡着了……但他睡着的期间发生了恐怖的事情……在拍摄的带子里,当朋香和京子两人走到楼梯转交口的时候,摄影师大叫了一声,镜头再转回来的时候,京子竟然变成了一个留着长长黑发的女人,眼睛里透露着怨气……而过了一会儿,准备停止拍摄的那一瞬间,摄影机移到了客厅的方向,而里面竟然出现一个通体惨白的男孩!这个眼神似乎根本就不是当时拍摄到底,像是注视着正打瞌睡的圭介,而且越走越近……拖着下巴的手突然掉了,圭介猛地醒了过来,电视也自动关闭了……感觉有点累了的圭介没有在意到其他事情,便离开了。
    化妆室内,惠正在工作,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是从隔间发出的,正当她去查看发,原本在台上的头发自动掉到了地上,惠把头发捡起来的那一刻,她又一次看到了窗边出现了那块熟悉的污迹!她走了过去,蹲下身子轻轻地碰了一下,突然手中的头发自己动了起来!惠扔掉了头发,坐到了地上,然而那个头发慢慢朝着惠移动过来……惠紧紧靠着墙壁,手紧张地只能划着榻榻米。没错,那块污迹不是别的,那是伽椰子被杀了以后而留下的血迹!是她化身为咒怨的标志!惠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竟然留下了血,身子上全部都是血迹,衣服被血迹染红……头发仍在慢慢靠近……慢慢地站了起来……站了起来出现在惠面前的是面色惨白,黑色长头发,满身血污的伽椰子!惠大叫着,却也无法挽救她的性命……
    京子回到了家中,看着惠送给自己的护身符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母亲已经去世了灵位就在旁边,当京子躺下了,愕然发现母亲躺在自己的身边,当她想伸手时,却什么也没有。第二天,京子去医院探望出了事情的雅志。当京子要捡起掉下的护身符时,突然雅志握住了京子的手!雅志醒了!然而雅志此时却像个植物人一般,眼神木然。在天台上,京子看着木然的丈夫,虽然雅志现在像个植物人,但是她相信一定会好起来的。然而当京子把雅志的手放到自己肚子上时,雅志变得激动起来,似乎感觉到什么恐怖的事情,京子急忙抱住了丈夫……
    导演圭介找到了京子,说最近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,朋香总是联络不上,其他的剧组人员一个接一个的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惠昨天也在化妆室失踪了,圭介听到大叫声,然而进去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圭介拜托京子和自己一起调查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故事。京子也说出了自己最近的生活非常奇怪,母亲离奇地睡死了。然而京子不想再涉及了,回绝了他。圭介送京子回家时,京子惊讶地发现惠在自己家门口,她走进了京子家,圭介和京子急忙进入房间寻找惠的踪迹。圭介在客厅里,发现了门的那边站着人,惠走了过来,然而不见她的脸,她的头发下垂罩住了她的脸。惠把一本日记本递到了圭介面前,圭介正要接过来时,惠抬起了头,圭介惊恐地发现,她眼神里透露怨恨,面色惨白。瞬间,惠消失了,日记本也掉在了地上。京子听到圭介的声音,急忙跑了归来,当她拿起了日记本时,榻榻米上出现了污迹。圭介看了日记本后,惊讶地发现日记本的封面写着伽椰子。他想起了他调查过的那栋鬼宅的资料,便和京子两人来到了制片室,他拿出了资料,是当年佐伯家惨案的调查资料。当年被杀的人——伽椰子,而这本日记就是属于那个人的。而京子看到另一个恐怖的事,佐伯家有个孩子佐伯俊雄……这个孩子自己见过……
    京子回到了家,趴在客厅的房间里小憩。在刚才掉日记本的地方,那块污迹越来越明显……
    圭介此时在制片室打印那本属于伽椰子的日记本,想要获取更多的信息。突然打印机竟然自动启动了!伴随着恐怖的嘎嘎声,第一张纸打印了出来,是全部黑色的……第二张,似乎有些地方变淡了,看起来像一个女人的样子……第三章,越来越清晰了,纸上的女子黑发,眼睛黑色的,张着嘴巴对着圭介。圭介急忙就关掉了打印机的电源,离开了制片室。而在房间的一个窗户上……伽椰子透露着她的怨恨的眼神看着……
    此时,京子家里的那块污迹里突然出现什么,头发慢慢地冒出,随后是沾满血的手,还有头。变成了咒怨的惠慢慢爬出来,她的纤细的沾满鲜血的手指慢慢地伸向正在小憩的京子……越来越近了……那只即将要碰触到京子的手了……突然旁边伸过来另一只手,轻轻叫了一声京子。京子被惊醒了,顿时什么都消失了。京子摸着刚才被什么人握住过的手,这种感觉非常熟悉而又温馨,她回头看了看母亲的牌位,想起了今天早上雅志同样也握住了自己的手……她不能再逃避!京子决心要把事情弄清楚!
    京子天亮后再一次来到了那栋鬼宅,发现门打不开,于是她从浴室的门走了进去,当走到楼梯那边时,发现光线异常昏暗,有个女学生在那里大叫,似乎想要出去……这时,京子的肚子开始剧烈疼痛,似乎里面的孩子在做剧烈的动作……此时,京子抬头一看,发现伽椰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!京子失去了意识,倒在了地上……
    顺着路走了,一直来到了练马区……走过天桥……来到了鬼宅内……千春站在昏暗的房子里不知所措,她只是好奇心,来看看的……当她走过佐伯夫妇的房间时,房门突然打开了。千春虽然感觉恐怖,但是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催促她向里面走……进去后一眼就看见了地上有一块污迹!忽然头顶的天花板上传来了声音,然后砰的一声像是掉了下来……千春本能性的后退了……而在门的外面,一个惨白身体的孩子跑过……
    啊!千春的一声大叫,她醒了过来。最近,千春总是做这种梦,她每次都梦见自己在那个鬼宅内。好友裕美来了,两人约定今天一起去参加一个恐怖剧的拍摄。当她迈步时,忽然一下子回到了那栋昏暗的鬼宅里。千春急忙匆匆地下楼,想离开那栋屋子,然而门却始终打不开。佐伯夫妇房间的门缓缓打开,出来了……伽椰子慢慢地爬过平台,来到了楼梯口。千春回过头,发现了伽椰子!大呼救命,瞬间她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在车子上。而好友裕美就在自己身边。千春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,而且又是那个梦。下了车子,几个人来到了拍摄现场,原定是几个女生进了门,看见倒在地上的京子被吓住了,然而千春看见了……不禁失声大叫……没错,她看见了……一个通体惨白的男孩站在原濑京子的前面,用手抚着京子的肚子。千春再一次昏了过去……她又一次回到了鬼宅内,门依旧无法打开。伽椰子仍然在慢慢地往下爬。突然门打开了一道缝,好友裕美就站在门的那一边。千春见到了好友心里万分激动,急忙伸出手去,抓住了裕美脖子上的项链……又一次醒了……千春发现自己在车子上。自己又一次做梦了吗?但是当她抬起手时,惊讶地发现自己手里竟然有刚才裕美脖子上的项链!可是裕美现在正戴着……这么说刚才是真实的吗?已经神智不清的千春大叫跑出了车子,来到了公用厕所。裕美紧紧跟在她后面。
    千春此时已经是到达了极限了,她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在哪里,到底哪个是真实的。抬头时,发现伽椰子在天花板上……千春疯一般逃出了厕所。途中,不小心摔倒了……这时旁边孩子踢过来一个球……然而滚到千春身边,竟然变成了俊雄的头!千春急忙跑开了……然而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在地上,裕美痛苦不已,旁边坐着一个惨白的孩子。千春叫了裕美,然而裕美却无法看到,只能听到声音。千春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了,慢慢地升向空中……背后伸出了一只手……
    再次回神时,千春发现自己又一次回到了鬼宅中。门依旧被链条绑着,裕美站在门口……裕美想要救千春,但是往下看去,一张惨白的脸在千春的脚下……被吓到了的裕美急忙退后,门也随之关上……抱着千春痛苦的裕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……在死去的千春的手中仍然有着那条裕美的项链……
    想要弄清楚事情原委的圭介来到了鬼屋前,发现一个女学生在门口,随后急匆匆地跑开了。圭介走了过去,发现门被锁了,便拿出了钥匙,进门之后,发现原濑京子躺倒在地上,他急忙送她到了医院里。京子的肚子开始剧烈反应,看起来是要生孩子了。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,圭介把惠送给京子的护身符塞到了她的手里。
    手术室中,京子大声地叫着,孩子要出生了……
    此时在天台的雅志感觉到了什么……
    而手术室里正上演着恐怖的一幕……孩子的叫声慢慢传来了……孩子生出来了!然而让所有医生都惊恐起来……那个是什么东西!伴随着哭声,一个新的生命的诞生,也伴随着生命的终结!京子已经是嘶声力竭了,她想起来看看自己的孩子,却昏了过去……在一边,俊雄叫着妈妈……
    天台的雅志已经跳了下去……他意识到了恐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……
    手术室里,昏暗无比……圭介走了进去,愕然地发现所有医生都已经死亡!当他想看看京子时,突然从京子的OO里伸出来一只手,而且沾满鲜血!原来京子生的竟然是咒怨——伽椰子!伽椰子全身鲜血,从手术台上爬下来,朝着圭介爬来……圭介无法阻止,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!
   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,京子醒了过来,看见了地上的一个小小的塑料袋,明白了一切事情……母爱顿时油然而生,抱起了那个塑料袋,温柔地抚着她。
    ……不知多长时间了,当年的伽椰子长成了小女孩。一脸疲惫的京子带着伽椰子走在天桥上……几年来,京子一直想用爱来感化这个生命,然而却始终无法化解伽椰子身上的怨气。伽椰子和京子走在天桥上,手中拿着那本破旧的日记本……一个男孩走了过来,觉得这对母子非常奇怪,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……忽然伽椰子丢掉了日记本朝着栅栏外看着什么……京子捡起了日记本……
    小男孩回头时,看见了一幕:伽椰子猛地一推,把京子从天桥上推了下去……随后伽椰子用她那双充满怨气的眼睛看着男孩……小男孩急忙离开了……
    被推下天桥的京子摔在了楼梯下……鲜血沾在了地上和栏杆上……伽椰子走了下来,拿起了京子手中的日记本,转头看着京子。京子用着慈爱的目光看着她,温柔地把自己的围巾递了过去……随后因为失血过多,京子失去了知觉……京子死了……
    伽椰子转身离开,朝着练马区的房子走去,手中仍然夹着日记本,眼睛里仍然透露着怨恨……

    回复:

    在中国流传的童话故事非常多,其中包括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、《小猴学本领》、《 三只老虎》等。
    (一)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。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系方慧珍、盛璐德创作的童话故事。故事讲述了青蛙妈妈产下蝌蚪卵后离开了,蝌蚪卵们慢慢长出尾巴变成一群小蝌蚪,在虾公公描述了它们母亲的特征后,它们决定去寻找妈妈。一路它们错把金鱼、螃蟹、乌龟、鲶鱼当做了母亲。最后,小蝌蚪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妈妈。该故事告诉孩子们看问题要全面,不要只看局部。
    (二)《小猴学本领》。《小猴学本领》是钱欣葆创作的童话故事。故事讲述了一只想学本领的小猴,在外出学本领过程中,听到梅花鹿小提琴拉得十分悠扬动听,小猴就跟梅花鹿学拉小提琴;看到山羊的围棋下得特别好,小猴就跟山羊学下围棋;熊猫的书法写得特别漂亮,小猴就跟熊猫学习书法;见到猩猩的山水画画得特别棒,小猴就跟猩猩学画山水画。小猴什么都想学,结果什么本领也没有学到手。该故事告诫孩子们学习一定要持之以恒,没有恒心,什么也学不成。
    (三)《 三只老虎》。《 三只老虎》是来自民间流传的故事。故事讲述了有一只老虎王,有三个都非常的健壮勇敢的儿子。老虎王到了退位的年纪时,想把王位传给其中一个儿子,可是这样的做法必定会让其它的两个儿子觉得不公平,甚至还会引起战争。老虎王最终决定还是使用一个公平的方法,它把三个儿子召集到一起,对它们说:“如果你们谁能把这块木板放到水里,让它沉下去,我就把森林之王的王位传给它。”第一只黑老虎把浮在水面的木板,用尽全力的拍带到水下,可是不管怎么拍打,木板最终都会浮上来,黑老虎累的气喘吁吁,只好放弃。第二只白黄老虎想着把木板踩在脚下,这样木板就无法浮上来了,可是水很深,根本踩不到河底,黄老虎也只好放弃。这时候,只见第三只白老虎不紧不慢的在木板上拴起一块石头,扔进河水里,木板不仅没有浮上来,白老虎身上连一滴水都没沾,最后白老虎继承了王位,担任了森林之王。这个故事告诉人们,光有强壮的身体和勇敢的胆量是不够的,还要拥有聪明的智慧。

    回复:

    人人见了都说:"哎呀!看她的眼睛多美啊,像荷叶上...你,只是想看看,这是什么地方。现在求你送我回家吧...菲菲的新房子 老虎外婆 神泉 精卫填海 哪吒闹海 ...

    回复:

    非常古老的事情了,但住在那个房子里的人都死了好几...“抱歉,”朋香显得十分不好意思:“其实呢……哎呀...“现在我正在回家的路上。”“是朋香吗?”典孝心...

    回复:

    狐爸爸放下报纸说:“住在木头房子里不好吗?” “...傍晚,我和淘淘在小区门口接叔叔回家,我遇到了亨利,...“妈妈,妈妈,”哎呀,小乐乐醒了,“我要穿蜘蛛侠的...

      上一篇:首打注册过商标吗?还有哪些分类可以注册? 下一篇:稻田地里的水葱喷雾清除的话,用什么药最好? 最好还便宜点的,什么时候喷雾合适?

      返回主页:运输,物流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n80n.com/view-365233-1.html
      信息删除